《水浒传》宋江离称帝,只差一块布,他俩说了算

文/萌书生

及时雨宋江,他是《水浒传》梁山泊一百单八人中挨骂最多的一个,有人骂他卑鄙无耻,有人骂他酒色之徒,有人骂他该死的投降派,有人骂他踩着兄弟们的尸体上位等等。

这些骂声,都是因宋江力主受招安而引起的,原着里不少好汉希望宋江选择造反,比如表现最明显的黑旋风李逵、行者武松、花和尚鲁智深等等。

原着之外,大家骂宋江是投降派,更多的也是想宋江能率领兄弟们起兵造反,推翻黑暗的大宋朝廷。

宋江起兵,不是不可以,并且胜算还挺大,当时的大宋朝内忧外患,经不起“四寇”的冲击,而“四寇”之中又以宋江的梁山水泊最强,即便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统一中原,也能在短短的几年内消灭竞争对手,一统中原,之后解决几个少数民族政权,开创一个新的大一统王朝。

当然,真要选择造反,宋江还是会挨骂,因为造反成功之后,兄弟们死的会更多。

宋江没有造反,有他自己忠义的原因,更有两位好汉的原因。

我们都知道大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,我们不能说他不忠义,但他还是开创了新的王朝,原因便是身边有几位“逼”他登基为帝的臣子。

而宋江身边,能“逼”他登基的好汉也有,但他们的选择与宋江一样,继续为大宋朝效力,做忠义之士。

哪两位好汉呢?智多星吴用和入云龙公孙胜。

在说他俩之前,咱先看看秦末的农民起义。

提起那个时候的农民起义,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陈胜、吴广。

还会想到响彻了几千年的“苟富贵,勿相忘;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;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

这三句话激励了很多很多人,农民起义军受影响,深处逆境的人受影响,不得志的人受影响,等等。

宋江显然不太相信这三句话,否则也会去造反,毕竟皇位的诱惑比忠义要大。

想起陈胜和吴广,也会想起他俩是怎样起兵的。

当时,陈胜和吴广在精心筹划之后,用朱砂在一块绸帕上写了“陈胜王”三个大字,塞到渔民捕来的鱼肚子里。

戎卒们买鱼吃,给鱼开膛破肚时发现了鱼腹中的“丹书”,看后都觉得惊奇。

这还不算完,为了制造更加逼真的效果,陈胜又让吴广潜伏到营地附近一座荒庙里,半夜三更点燃篝火装作鬼火,模仿狐狸声音,大声呼喊“大楚兴,陈胜王”。

戎卒们被惊醒,都听到了那句话,但没谁敢出去看,第二天便交头接耳,对着陈胜指指点点。

大家都知道一句话: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”。

当时大家对始皇帝非常恨,巴不得秦国灭亡,也都在等待着灭秦的那个人。

有了这样的期盼,再加上“大楚兴,陈胜王”这句话,大家内心甭提多来劲了,陈胜就是他们的王,跟着他就能灭秦。

就这样,陈胜利用人们对秦国的恨和那句预言,让众人追随他造反。

陈胜能成为义军首领,还能使众人信服,靠的就是他搞鬼神那一套。

看完陈胜,再看《水浒传》。

梁山泊大聚义,吴用和公孙胜也是利用了鬼神那一套。

先是埋好石碣碑、天书等,再有意让大家去发现,然后公孙胜利用自己那杂耍般的道法去糊弄人,最后让发现石碣碑和天书顺理成章的成为天意。

这一套,有“传承”历史,还有即时创新,堪称策划的典范之作,让人由衷的佩服。

吴用和公孙胜搞这一套,宋江也是知晓的。

假如吴用和公孙胜想的是“逼”宋江黄袍加身,那石碣碑之外还会有一块布,可能上书“宋亡宋兴”,大宋朝灭亡,宋江取而代之的意思。

而石碣碑上的宋江就不是“星主”了,而是“天命之人”。

所以说,宋江离称帝就差那么一块布,而这块布有还是没有,皆由吴用和公孙胜说了算。

后来,宋江等陈兵陈桥驿,那个时候没机会黄袍加身了,不是谁都可以在陈桥驿上演兵变。

那个时候宋江再强,也不可能造反成功,因为奸臣们已经在周边做了布置,只要宋江等人造反,便会被灭。

书生说:“苟富贵,勿相忘;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;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,这些话都不假,可真正做到和靠这些话成事儿的不多,说出这些话的陈胜和吴广最终也没能做到,否则他们不会昙花一现。

在今天看来,这几句话也算是鸡汤了。

鸡汤只能暂时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,不可能让一个人改变太多。

有看鸡汤的时间,真不如多努力一番。

鸡汤可以看看,但把它当真了,离成功也不一定越来越近,只有努力才能离成功越来越近。

陈胜也好,吴用和公孙胜也罢,搞出的那些神乎其神的东西,更多的是忽悠人。

这件事也告诉我们,你身边的人不断的给你灌输同一种神乎其神的东西的时候,你离被他欺骗也就越来越近了。

当然,也许他被其他人骗了,但不管谁被骗,自己千万不要被骗。

注:本文部分来自互联网图片很难核实明确出处,如涉及侵权,请联系书生删除!